十年一觉扬州梦

我收集起所有你跟我说过的话,从细小些微的只字片语到惊鸿入梦的海誓山盟。
若是什么时候我想你了,就可以拿出来看看。
反复抚摸那些震动空气进入我漫长耳道的言语。
空无一人的车厢里,只有列车撕裂空气的轰鸣声。
总是只能写出这些不成形的文字来,细碎裂开,无法拼凑成完整的句子。词不达意。
反正现在这种时候,只要想你就好了吧。
我想你了。


徐州七日,不知年月

写下来记录于某处的东西,就不会放在心上。
放在心上的东西,就无法编织成文字写在纸上。
这样的心情不需要用纸来寄托。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
从令人怀念的故乡,到两人开口之岸。
第一夜。第二夜。第三夜。······第十夜。
一直到黄金乡。
我爱你哟,我把一切都奉献给您。
我最爱的,黄金之魔术师。
巴托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