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箱魔法使

僕は…僕はね、あなたの猫箱の魔法使いになったこと、ずっとだよ。


北京一夜

做了一个吵吵闹闹的梦。
梦到了最可怕的事———聒噪的嘈杂占领了儿道,而在这其中,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你的存在。熙熙攘攘的华北平原,唯有你,从我的指尖划落,一时间感慨丛生,唏嘘不已。
月明星稀的夜里,我一直搜寻着你的存在。充斥这其间的,不过是无法挣脱的燥热和烦闷。加湿器和空调拼命运转,这样的感觉却越发清晰,如墨在水中,缓缓蕴开。

黏腻的夜里,我听见骨肉分离纤维组织劈劈啪啪撕裂的声音,可是它们又如掰段的藕节一般,筋血相连,依依不舍。


没有你的夜里,我独自遨游

而这里,是我唯一的寄托。
我们的,黄金乡。
我们的,六轩岛。

那里的夜晚冰凉如水,我变成失去肢体的热带鱼。河川缓缓向东北流去,沿途绽放绚烂的烟花,眼泪蒸发成潮湿的空气,怎样才能被吸入你的身体。

在没有你的夜里,我独自遨游。


徐州七日,不知年月

写下来记录于某处的东西,就不会放在心上。
放在心上的东西,就无法编织成文字写在纸上。
这样的心情不需要用纸来寄托。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
从令人怀念的故乡,到两人开口之岸。
第一夜。第二夜。第三夜。······第十夜。
一直到黄金乡。
我爱你哟,我把一切都奉献给您。
我最爱的,黄金之魔术师。
巴托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