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夜

做了一个吵吵闹闹的梦。
梦到了最可怕的事———聒噪的嘈杂占领了儿道,而在这其中,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你的存在。熙熙攘攘的华北平原,唯有你,从我的指尖划落,一时间感慨丛生,唏嘘不已。
月明星稀的夜里,我一直搜寻着你的存在。充斥这其间的,不过是无法挣脱的燥热和烦闷。加湿器和空调拼命运转,这样的感觉却越发清晰,如墨在水中,缓缓蕴开。

黏腻的夜里,我听见骨肉分离纤维组织劈劈啪啪撕裂的声音,可是它们又如掰段的藕节一般,筋血相连,依依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