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死了!

人好多!上课热出汗!


猫箱魔法使

僕は…僕はね、あなたの猫箱の魔法使いになったこと、ずっとだよ。


自由式联想

趁着外卖还没送到的间隙,随便写点什么好了。
忽然发现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已经完成了点外卖的任务,说好的减肥大概真的是要遥遥无期了。说实话,到了帝都以后雾霾可以忍受——我机智的买了一台空气净化器;空气干燥我也可以忍受——发现买的空气净化器没有加湿功能以后一边感叹自己的感人的智商一边又暗搓搓的买了一台加湿器。心里一直在得瑟这下好了吧,再也没有什么难倒我了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命中人生哲学的根本问题。
——出去吃的饭分量太多了。
说起吃的,我一直认为四川的小说家都挺会吃的,毕竟四川给人的印象除了熊猫就是吃。可是颜歌最近的小说里吃的越来越少了,只有越来越多的四川话。虽然我依然认为她目前写的最好的小说是那本《五月女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离一个优秀作家越来越近了——终于做到可以用平凡质朴的语言去打动每一个看小说的人了。信手去翻看当年的那篇《我的十六岁和村上世界的尽头》,那个飘在空中的女孩终于落地了,双脚扎入了厚厚的土地,终于开出了一朵花来。
飘在空中这个意象毫无疑问来自米兰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人人都渴望逃离崩塌沉重的生命,可是生命却坚韧的可以承受任何的重量。就好像我现在坐在北方的天空下怀念着南方芒种之后的细细梅雨,北方干燥温暖的阳光又把我拉回现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旁边海淀桥一直车水马龙,时而通畅时而堵车。车流终究不像奔腾的河流,在汽车尾气里扬起来的只有刺痛喉咙的灰尘,从来都不会像奔流不息的流水那样给人一种生命不止缓缓向前的力量感。
“Would you like to be the one who pulls the sky down just for me?”
你愿意成为那个只为我倾天覆地的人吗?
在饥饿和燥热里恍惚间听到了这样的词句。啊,是martin的歌吧。偏偏在这个时候放出来。肚子饿的时候,整个人也难过起来,一抬头望见雪白的墙壁,曾经的佛吉尼亚是不是也是这样,在阳光驱散寒冷的英格兰的某个房间里,同我一样在寻找这墙上的斑点呢。然后站起来起身,想要去往那个永远到不了的灯塔呢。我努力寻找,那个可以肆意变换的斑点还是没有出现,只有自己的脑波触碰墙壁之后不停的乱反射。
依然有些心塞。冰箱里的莲藕汁只有4瓶了。莲藕汁的瓶子上写着产自中国莲藕之乡。藕荷色的莲花一直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口中的溢出着莲藕成汁的淡淡清甜。本来想跟你说我快要喝完了的,可是突然就不想说了。这样的事,想让你自己发现呢。
耳边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打开门,准备拿外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