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岛纪念日

嵐はもうすぐ来るぞ、六軒島へと。


Starlight

不知不觉到学校已经快一周了。
始终处于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中。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去一个小地方,可是还是有很多情况超出了自己当初的预期。
实在是比想的更加糟糕。那里天气阴晴不定,潮湿到哪里都可以长出小蘑菇。到处都是低矮到如同乡村一样的建筑。
虽然有绿化,但是大多杂乱无章徒有其形。
指引我前行的星光啊,你可知道我现在深陷泥潭之中一点一点沉沦。
你可知道我现在每天靠回忆你的光辉过活。
我慢慢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有虫子一点一点在食掉我的内心,让一切归于空虚。

可是我还是坚信你投射下的光辉始终会穿透浓厚的黑暗,就像你发光的灵魂一样。
我答应你我生命不止,思考不止。
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想做的,我曾说我不知道,可是现在我知道了。
那就是一点一点地向你靠近。哪怕只依赖那名为“Madness”的情感。
你是我的起点,也是我唯一的终点。
你是我唯一所求。


古川本铺

我喜欢的歌手终于还是没能红起来。
就这样默默到了last live,还有唱出那首最爱的mugs就谢幕了。
如果说call之后还有responds,那responds以后呢。
也许一句「别走」以后,注定看不到答案。
是不是偶尔也会觉得,在浩渺如星海的歌手之中,自己不过渺若尘埃。
说好了要去看一次live的,看来是再也实现不了呢。

看来这种感觉也要成为月经感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能一直记得就够了。


文学创作总是在夜里

今天过得太漫长
太阳老不落山
时间的指针不肯指向五点

今天的夜晚也很漫长
夜幕长久地低垂
而黎明
迟迟不愿意合上我睁开的眼睛
文学创作总是在夜里


帝都纪行

最近一直在莫名的焦躁。比如你不牵我的手了,又或者是其他的一些零碎。虽然解决了之后的住房问题,可是心里的那股焦躁却一直挥之不去,仿佛永远跟随在后的影子一样。
就像这多变一步步迈向冬日的夏天。那天在三元桥突然下起的倾盆大雨。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了。突然想起以前遇到的那一场大雨,从师大上课回来在湘江边突然遇到的暴雨。依然是一个人在没有车的站台看着雨幕一点一点将天地连接成茫茫一片。
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在车站等着一辆又一辆从酒仙桥开过来的401公交。多么希望,你就可以从下一台401上下来,带着雨伞,出现在我前面。
免我不再被雨淋湿,免我不再茕茕独立,免我不再无依无靠漂泊无定。

暴雨会停,衣服会干,沾湿雨水的鞋子也会一点一点干燥。就连这样的感觉,也可以依凭于这0和1之上。
愿所有的付出,不是只感动了我自己。

于清河


说起来

说起来,只不过是不在乎而已。
你可以翻得到别人的说说和朋友圈,唯独翻不到我的。
说起来,只不过是不在意罢了。
你可以为别人的一点失望漏夜辗转反侧,唯独可以把我置之一边。
说起来,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许多许多。
其实只是觉得,无论如何,你都看不到我写的这篇。
因为,没走心吧。


歩ければいい

在大四的时候一直一直循环的歌曲。
那个时候只有日文的PV,B站也好N站也好都只是一首没有什么放送量的歌曲。
直到今天无意中看到有人翻译出了这首的歌词。
又是处在那个时候那种情绪之中。
不得不说时一个微妙的巧合吧。

一直迷迷茫茫看不清前路。
就像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回头望去,却什么都没有。
想看烟花。
可是手里只有烛火。
于是。
吹熄那火焰。
灯丝火花四散。
这是我的烟火。

最后附上翻译:
【習慣一個人的夜晚 僅忘記了一件事情
連臉似乎也沒有的我 是否搞錯了那件事呢

  • 優柔寡斷的生活方式呢 - 若你就身在那裡
    我將不會隱藏小小的背影 努力地活下去

今天到來了呢 一如往昔的早晨
鉛色的情感墜入內心

  • 終有一天 是啊 -
  • 只要前去那顆星星 -
    無論熟春 燥夏 藉口的前方都將有你的存在吧?
  • 今天是特別的 -
  • 消去那火焰 -
  • 燈絲火花四散呢 -
  • 猶如煙火 -
    宛若孩童般哭泣的臉消失了 聽不見在另一側搖曳的話語

過了晚上12點 便會消失的魔法 讓我感受到滿滿的喜悅
說出絞痛內心的想法

  • 若會失去 -
  • 一個人就夠了 -

找尋著你的我 不知何時已經枯竭了 就連在尋找些什麼
都遺忘了呢

  • 過於污穢的人呢 - 某人如此地責備著
    但是 我並非英雄 希望能獲得理解

我曾經做出的鞋子 是僅用玻璃而製成的物品
也變得有些難過 裝模作樣的王子 什麼也辦不到 連個影子也沒有
懦弱的歌曲大概也傳達不出去吧

直到昨天 我想說的話語 越是靠近越是拉開距離 猶如磁鐵
似乎有些孤獨 似乎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總是在這裡做著那樣的事情 每天

  • 過了晚上12點 -
  • 便會消失的魔法 -
  • 你將會忘記我的存在 -
    占領內心的話語盡頭上 擴展而開的是 蠟燭之花
  • 今天是特別的 -
  • 消去那火焰? -
  • 燈絲火花四散呢-
  • 猶如煙火 -
    終於見到了 你的笑容 但是我已經 十分地老邁
  • 過了晚上12點 -
  • 便會消失的魔法 -
  • 雖然會降臨在任何人身上 -
    總是對最喜歡的你 施展著魔法喔
  • 伴隨著感謝之情 -

成為了星星 若是你看到了我 大概會這麼說吧

  • 走下去就行了 -

哭泣 哭泣 哭泣 彷彿隱藏在那裡似地
我啊 我啊 即將前去喔 點起猶如碎片的燈火

走吧 走吧 走吧
走吧 走吧 走吧
(最后的走吧(歩け あるけ 歩け)】


自由式联想

趁着外卖还没送到的间隙,随便写点什么好了。
忽然发现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已经完成了点外卖的任务,说好的减肥大概真的是要遥遥无期了。说实话,到了帝都以后雾霾可以忍受——我机智的买了一台空气净化器;空气干燥我也可以忍受——发现买的空气净化器没有加湿功能以后一边感叹自己的感人的智商一边又暗搓搓的买了一台加湿器。心里一直在得瑟这下好了吧,再也没有什么难倒我了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命中人生哲学的根本问题。
——出去吃的饭分量太多了。
说起吃的,我一直认为四川的小说家都挺会吃的,毕竟四川给人的印象除了熊猫就是吃。可是颜歌最近的小说里吃的越来越少了,只有越来越多的四川话。虽然我依然认为她目前写的最好的小说是那本《五月女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离一个优秀作家越来越近了——终于做到可以用平凡质朴的语言去打动每一个看小说的人了。信手去翻看当年的那篇《我的十六岁和村上世界的尽头》,那个飘在空中的女孩终于落地了,双脚扎入了厚厚的土地,终于开出了一朵花来。
飘在空中这个意象毫无疑问来自米兰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人人都渴望逃离崩塌沉重的生命,可是生命却坚韧的可以承受任何的重量。就好像我现在坐在北方的天空下怀念着南方芒种之后的细细梅雨,北方干燥温暖的阳光又把我拉回现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旁边海淀桥一直车水马龙,时而通畅时而堵车。车流终究不像奔腾的河流,在汽车尾气里扬起来的只有刺痛喉咙的灰尘,从来都不会像奔流不息的流水那样给人一种生命不止缓缓向前的力量感。
“Would you like to be the one who pulls the sky down just for me?”
你愿意成为那个只为我倾天覆地的人吗?
在饥饿和燥热里恍惚间听到了这样的词句。啊,是martin的歌吧。偏偏在这个时候放出来。肚子饿的时候,整个人也难过起来,一抬头望见雪白的墙壁,曾经的佛吉尼亚是不是也是这样,在阳光驱散寒冷的英格兰的某个房间里,同我一样在寻找这墙上的斑点呢。然后站起来起身,想要去往那个永远到不了的灯塔呢。我努力寻找,那个可以肆意变换的斑点还是没有出现,只有自己的脑波触碰墙壁之后不停的乱反射。
依然有些心塞。冰箱里的莲藕汁只有4瓶了。莲藕汁的瓶子上写着产自中国莲藕之乡。藕荷色的莲花一直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口中的溢出着莲藕成汁的淡淡清甜。本来想跟你说我快要喝完了的,可是突然就不想说了。这样的事,想让你自己发现呢。
耳边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打开门,准备拿外卖去。


  1. 1
  2. 2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