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の

逐渐步入炎夏的夜晚。依然丢在角落里的电风扇张开着空洞的圆环等着夏蝉的鸣泣。
我辗转反侧。不知此时在远方的你,在做些什么呢。是蜷曲着缩在那张小小的沙发上,还是正在球桌边挥洒着汗水呢,抑或是,乘着夜风与别人谈笑风生呢。
没有你在身边,年岁以秒为单位增加。我已经度秒如年。说不出其他的话语。
就这样,大概是趁着发热胡言乱语吧。

          于4月16日  南国四月

十年一觉扬州梦

我收集起所有你跟我说过的话,从细小些微的只字片语到惊鸿入梦的海誓山盟。
若是什么时候我想你了,就可以拿出来看看。
反复抚摸那些震动空气进入我漫长耳道的言语。
空无一人的车厢里,只有列车撕裂空气的轰鸣声。
总是只能写出这些不成形的文字来,细碎裂开,无法拼凑成完整的句子。词不达意。
反正现在这种时候,只要想你就好了吧。
我想你了。


  1. 1
  2. 2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