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岸与彼岸之间来回的甜蜜马车(一)

写下这些的契机,是因为两周前新出《up in smoke》。另一位喜欢cm的朋友激动的说cm重新采用了《on your shore》时期的唱法,令他泪流满面。于是在高铁上我重听了《on your shore》,并再一次对歌词进行了重新理解。在神学的视角下重新对这张15年前的专辑进行诠释,不得不说,它仍是这些年来牵动我心的音乐,alternative piano rock。总有人会拿tm来做比较,但是在我看来,cm的声音具有tm所没有的坚定,无论创作音乐的旨趣还是形式,不是tm那种神经质的颤抖和虚弱,而是哀而不伤的坚定。分析cm的音乐是一个漫长的课题。我将它按照歌曲的数量分解成诸多部分,从on your shore到wild horses,这是“一场华丽的搁浅”。但是在这一场横渡此岸与彼岸的旅途中,仍有一架甜蜜的马车载着我们穿过分开的红海,直至应许之地。

一、《your armor》
我选取这一首音乐作为开题。不仅是因为这首创作于1993的歌曲是先于整张专辑的,同时在本专辑中处于的位置也奠定了整张专辑的基调。不像是开场曲《on your shore》的海潮拍岸的痛苦,也没有之后《limits of love》的战斗激昂。在此时整个故事已经进入了反思的境地:
“Would you like the chance to shatter heaven?
Would you like to be the one who pulls the sky down just for me?”
“我”想要的是什么?是一个愿意为了“我”翻天覆地的人?还是需要一个能够卸下“我”盔甲的人?
在他者(你)与我之间,却隔着厚厚的盔甲。
“so starve the garden stop the rain
Winter settles on my petals anyways anyways”
你离开的结果早就已经注定了。我也已经枯萎了。
此后歌词中一直询问的能否再次进入你的内心,卸下你的心房,与其说是你是否愿意被found,不如说仍是对自我的映射。
“我”说了could never say的words,于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Nothing into something into nothing”,这是我们一整个故事的开头和结局。正如之后所描述的:我已经足够成长到明白这个圆有其终点,而我的拒绝既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但是此时歌词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部分。
“Wandering between the girl you search for and the one you leave
And I cannot wait..
Chasing you around the room is tempting
So near and far away from meaning anything to you
But just remember if you're jumping
I would start my jump off Running after you..”
这里的“you”指称的究竟是谁?
根据前面的歌词,我们已经知道这一段描述的是“我”对离开“我”的那个人的观点和想法。如果是这样理解的话,我又想去卸下谁的盔甲呢?
答案只能是“我”自己的。
丢失的自己只能靠自己找回;自我封闭的盔甲,只有自我能够卸下。
所以才有了以下长长的追问:
“Is your armor thin again?
Do I want to wear it down?
Am I worthy to come in?
Do you want to be found?”
此时“you”和“i”重合在了一起,“我”既是“你”,也是“我们”。唯有卸下盔甲,“我“才能完整。
这是一场创伤后自我的对话,也是一次自我和解。毕竟,“we are more than who we are”。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