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如何才能幸存:关于目的的论述

正如基督教的历史叙述清楚地表明的那样,“历史的终结”是一切普世史写作的应有之义。
历史中的具体事件唯有置于更大的目的或目标之下才有意义,而目的或目标的达成必定导致历史过程的完结。人类最终的目的,就是使所有的具体事件变得皆可理解。
————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

有目的地的东西才能够有结束,因为目的地一旦到达,剩下的就只能是消失了。人类种群之所以能幸存下来,只是因为它没有最终的目的地。那些想给人类提供一个目的地的人们,他们通常只能加快人类的毁灭。也许是出于幸存的本能,集体与个体渐渐放弃了任何确定的目的地,放弃了意义、理性和启蒙思想,仅仅留下了对不确定境况的野性直觉。
————让·鲍德里亚《冷记忆》

标签: